主页 > NBA >

麟园:故园幽梦里 残垣记流光

  在番禺大龙镇的罗家村,矗立着一座两层高、中西合璧的民国庄园,名为“麟园”。

  西式的骑楼外廊包裹着清式广府民居。

  麟园主体建筑“俭德堂”,天花残留红、黄、青、紫各色几何图案。刘伟伦供图

  在番禺大龙镇的罗家村,路过的行人或许很少留意到,这里矗立着一座两层高、中西合璧的民国庄园:西式的骑楼外廊包裹着清式的广府民居,偌大的园林四周还有高墙相隔,拱形外门显得十分威风。然而,这座名为“麟园”的别墅,没被评为任何级别的文保建筑,废置多年,被遗忘在一片荒芜的杂树之中。在“广州民间文物保护协会”成员的引领下,南方日报记者踏足这片鲜为人知的“废园”,寻其背后隐含的历史故事。 ●南方日报记者 杨逸

  存影 高墙深院,犹存东渐西风

  没有门牌,也没有任何其他标识,一座空荡荡的园林别墅,就这样默默地废弃在罗家村里。如果眼神不好,路人恐怕也不易从外门额墙的“血石”里辨认出“麟园”二字来——而这已是园林身世所剩无几的说明。

  不过,在文保人士的眼中看来,如此一座格调精致的别墅背后,一定隐藏着不平凡的故事。“你看,麟园的围墙外门朝向与大街平齐,但建筑朝向与围墙外门却不是平行的。”广州民间文物保护协会会长刘伟伦说。

  如果说,房子的朝向体现出主人对风水的考虑,那么麟园的装潢则是主人审美品位的最佳说明:外门的入口门洞采用拱形,拱脚坐落在罗马柱上,巴洛克风格的门拱额墙两侧用灰塑卷涡,以增加动感,围墙墙顶采用了通长西式饰线上收口,墙身开系列轮船圆窗洞,无不体现着当年主人对西方美学观的向往。

  麟园主体建筑名为“俭德堂”,立面为近代骑楼式外廊:首层为柱廊,二层为拱廊,拱脚落在罗马风格的爱奥尼柱上。外墙和柱身的表面,则使用当时流行的仿石上海批荡装饰。抬头细看,天花残留的彩画更是精彩:红、黄、青、紫的各色几何图案,让来客眼花缭乱之余,又平添几分神秘感。

  从高处俯瞰不难发现,“俭德堂”后座仍保持清代广府民居的原生态,长着一个砖木结构的硬山双坡顶。“有趣的是,设计师在山墙上开了四面大窗,但清代传统民居的山墙本来是不开窗的,最多也只是开小窗,这在当时算是一种突破。”广州大学岭南建筑研究所所长汤国华说。

  至于建筑内部,由于荒废日久,败瓦横陈,但地板铺设的进口彩色水泥花阶砖,仍然充满“摩登”气息。房子的墙身采用西式白色批荡,木楼梯的扶手和望柱也都采用西式造型,个别窗户还保留着实用美观的西式铁艺构件。

  麟园占地超过200平方米。现年74岁的村民龚镜南告诉记者,麟园的主人是他的堂叔龚福祥。这里曾经是全村数一数二的大宅。“俭德堂”的楼顶还有一部抽水机,在当年可算十分先进了。

  “麟园以前装潢很漂亮,每间房子都有酸枝家具,花园右边种了四棵白兰,左边种了一棵石榴,里面还有四棵紫荆……”麟园如今尽管已经面目全非,可在龚镜南的回忆里却仍旧鲜活。在龚镜南的家里,还保存着一个麟园留下的英国花瓶,虽算不上特别精美,主人洋气的生活作风可窥一斑。

  汤国华表示,目前麟园虽然破败,但整体结构尚算安全:“如果稍作修缮,这里可以成为一处富有历史文化气息的好别墅。”

  往事 园林兴衰,见证家族变迁

  麟园位于大龙街罗家村,当地据闻因最早开村的人姓罗而得名。然而,今天“罗家村”的第一大姓并不是“罗”,而是“龚”。麟园的主人也是龚氏后人的其中一位。此外,村中还有苏姓、焦姓等族人分布。

  龚镜南对罗家村的故事可谓如数家珍。他告诉记者,龚姓族人在这里开枝散叶,有着一段传奇故事。相传宋元之际,太公孤竹公从江浙行乞至此,遂在罗家村落地生根。村里独一无二的金顺庙,便保存着族人世代相传的家族记忆。这座超过150年的古庙供奉着唐代的金顺将军。据说,他曾是龚家的救命恩人。后人立庙祭祀,以表不忘恩惠。

  尽管龚姓是今天罗家村的第一大姓,人口过千,但在1949年,这里的龚氏村民才只有400多人。而在动荡的时局里,龚氏族人之所以能在罗家村站稳脚跟,却要归功于麟园的主人——龚福祥。

0